Lamma.com.hk

LAMMA-ZINE - CLASSIFIEDS - EVENTS - GALLERIES - LINKS - Subscribe - Donate - Advertise - Contact Us - Facebook

  WHAT'S NEW? Restaurant/Bar News ~ "UFOs vs. 2 Gigs" ~ Dora Tsang interview
  WHAT'S ON?    Multi-sport classes ~ Butterflies ~ Digging for Victory! ~ ARTISTICO
  LAMMA-ZINE:  Lamma Ferries App ~ Stumbling Randomly ~ Easter Crowds? ~ Föllakzoid  

It is currently Tue Jul 23, 2019 8:51 am

All times are UTC + 8 hours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 1 post ] 
Author Message
 Post subject: 張看, 看張
PostPosted: Fri Apr 04, 2003 7:19 pm 
Offline
Site Admin
User avatar

Joined: Tue Jul 23, 2002 10:07 am
Posts: 734
Location: Under Mr. 3
這幾天報紙雜誌電視鋪天蓋到地報導張國榮的死信,但一般可讀性並不高,今天看到林的專欄,我認為是寫得比較好的一篇文章,鈔下作為對張國榮的記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次看見張國榮,是身穿某佛教中學校服的他。第一次看見張國榮的我,穿的也是同一套校服。第一次看見張國榮,距離Leslie時代的來臨尚有一段日子,但他早已是那習慣被看見的[張國榮]。我是說那大約只有十五歲的,上學時會把手臂搭在女同學膊上的,一打籃球便會吸引大家走到走廊上,憑著圍欄,目不轉睛地看著和幻想著的[張國榮]。

經過當晚電視電台的宣布,我們都知道了張國榮只是藝名,雖然張是真姓。理論上早在我[認識]他的年代,我應該有問過他叫什麼名字,但我真的忘了他的答案。又或者,我根本沒有問過他任何問題,從來沒有與他談過一句正經話,有的只是幻想。所以,我一直不太願意承認真有跟他在人生的某階段擦肩而過,直至某年他接受黃韻詩訪問(商台節目{{笑口早}}),他對黃說:[我記得林奕華,他是走上來跟我說過這句話的小子:[[如果世界真有羅密歐,我認為他便是你這樣的。]]

你應該可以想像從第三者口中聽見這番轉述時,我有幾面紅耳赤。[我有這樣說過嗎?] 我又重複地反問黃韻詩,目的當然是要洗脫部分的難為情。但是你也不要低估一個中二學生的面皮厚度-儘管我真已無法確認有否把一個高班的師兄比喻為羅密歐,不過,我清楚記得為了要讓他知道有[我]的存在,我曾跟踨他和那被他撘住肩膊的女同學走進名叫[適麗]的餐廰吃學生特價午餐,並且在吃完之後,大膽走到他的面前對他說:[我已經替你付賬了。]

他的反應?大抵和讀著這段文字的你一樣,是失笑吧。只可惜當時的他的表情已被我的選擇性記憶徹底洗去,而到現在還留下印象的,只有那家餐廰的別名:[食泥]。那麼老土和瘀的行為,當然不是什麼光榮事迹,按道理沒有理由還要由事主親自挖出來給人揶揄,取笑。然而當昨晚某唱片店聽到他的死訊的廣播時,不期然的,我便想起那很早很早已經把我的[幻想]挑動起來的[張國榮]。

距離十分遙遠的我和他,真沒料到在兩三年後又碰頭,而且位置上有了微妙的逆轉。那時候我以兼職身份入了電視台寫劇本,他則有意晉身歌唱電視圈。我們終於在麗的電視的七號錄影廠彼此看見,感覺上是環境不同,身份也不同,唯有點一點頭-這一幕,我倒是印象猶新。

我也曾經以為與他的緣份就此告一段落。他的歌曲,電影,電視劇都不是我的那杯茶,甚至我變成了對他十分挑剔的〔觀眾〕,例如嫌他在〔霸王別姫〕中的反串演得不好等等。回想起來,我對他的抗拒未嘗不是某種心理活動的反射,所以當我在看完<東邪西毒>和<東成西就>而由衷地對他改觀時,我也同時感到一種心情上的放鬆,適然。

然後,有一晚,我與一個朋友在〔為你鍾情〕吃茶,他遠遠看見了我,沒有吝嗇微笑和招呼。結賬之際,侍應告訴我們:〔賬已經由張先生付過了!〕-好不似曾相識的一句話。

那一次應該是在<春光乍洩>參賽〔金馬奬〕之後,他大低也聽到了風言風語,傳聞評審之一的我持〔梁朝偉不是gay,所以他沒可能演得像gay〕的理由而否定了給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是以個把月後當我和張國榮在柏林見面,他便頗為緊張地要我澄清,一邊拍我的手一邊說:〔你真這樣想便不對了。〕

我遂向他解釋意見如何被傳言歪曲-原來的〔如果異性戀演員因演同性戀角色而應受到理所當然的肯定,那同性戀演員一直在銀幕上扮演異性戀者,豈非更應捧獎?〕變成了〔同性戀霸權排斥異性戀演員〕。聽完了事情的始末,我記得他笑說〔頒奬禮進行到評審團進場時,我看見你沒有往我那邊看去,我心裡已有個大概了。〕

那不是張國榮對我說過的取後一句話,只是言句話對於我和他的交往,郤有點晴般的意義-從不自覺到自覺,窮我們一生都是藉著幾時被看/看人,如何被看/看人來釐定自我的價值,猶如一雙翅膀,它可以飛得很高,又可以因乘載不起重量而折斷-過去二十六年來,幾多人把目光聚注在張的身上,但當中有誰明白他想看見什麼?他想被誰看見?和有什麼是他最不想看見的?

摘至信報03年4月4日

_________________
Ich arbeite als hund.


Top
 Profile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Sort by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 1 post ] 

All times are UTC + 8 hours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1 guest


You cannot post new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edit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delete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post attachments in this forum

Search for:
Jump to:  
cron
Powered by phpBB® Forum Software © phpBB Group